搜索

蘋果算不算壟斷企業?(中)

神譯局?·?2020-03-02
以用戶隱私安全為由,蘋果試圖為壟斷行為辯解。

神譯局是36氪旗下編譯團隊,關注科技、商業、職場、生活等領域,重點介紹國外的新技術、新觀點、新風向。

編者按:去年3月,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發表了一篇題為《關于如何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文章,矛頭顯而易見地直指亞馬遜、谷歌及臉書等科技巨頭。有意思的是,當時,她并沒有提到蘋果。不過,在隨后的采訪中,沃倫又補充稱,蘋果也應該被拆分。那么,蘋果算不算是壟斷企業呢?本系列文章,原標題是Is Apple an Illegal Monopoly?作者Will Oremus就這個問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這是本系列文章的中篇,主要通過一場聽證會引出外界對蘋果的不滿。

圖片來源:TheNextWeb

聽證會上的蘋果,從“次角”變成了“主角”

今年1月17日早上,美國科羅拉多州的波爾得市(Boulder),多名中小企業高管都出席了一場關于科技巨頭是否存在利用其市場力量來欺凌、榨取、復制甚至對創意型競爭對手進行毀滅性打擊的聽證會。

這場非同尋常的聽證會,并沒有在科技巨頭政治說客聚集地首都華盛頓舉行,主要由羅德島州(D-Rhode Island)民主黨眾議員、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反壟斷、商業和行政法小組委員會主席大衛·西西林(Rep. David Cicilline)召集并主持。

當天的聽證會,是關于數字市場和競爭的系列聽證會中的第五場,也是最后一場,并且將于今年4月向國會提交最終報告。

在聽證會的現場,坐在西西林背后的,是著名的反壟斷律師麗娜·可汗(Lina Khan)。去年,她因為公開批評亞馬遜的市場影響力而名聲大噪,隨后受眾議院反壟斷委員會的邀請,作為專業的法律顧問,參與到這項調查。

作為反壟斷政策方面的激進派新面孔,可汗列席這些聽證會,也可以向科技巨頭表明,反壟斷委員會是決心要調查這件事情的。而在波爾得舉行的這場聽證會,原本谷歌和亞馬遜才是其中的主要控訴對象。

無線音響制造商Sonos對谷歌提起訴訟,聲稱谷歌侵犯其專利,并且惡意定價。智能手機配件制造商PopSockets則對亞馬遜提起了訴訟,稱亞馬遜經常采取“笑里藏刀式的恃強凌弱”做法。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聽證會上的其它證人,卻將矛頭指向了蘋果。

藍牙追蹤設備制造商Tile的一位高管稱,其公司一直以來都依靠蘋果的平臺,為消費者提供與硬件配套的iOS客戶端軟件服務。自2014年創立以來,Tile的業務發展都保持著上漲的勢頭。直到去年6月,有傳聞稱蘋果也會開發一個類似的藍牙追蹤設備。

據Tile副總裁兼首席法律顧問科斯騰·達魯(Kirsten Daru)稱,自那以后,Tile就遭到了來自蘋果的“圍剿”。

蘋果不僅從App Store中下架了Tile的產品,而且還從Tile公司挖走了一名工程師。此外,蘋果還推出了與Tile公司競爭的“離線尋找(offline finding)”功能,并將它內嵌至了iPhone操作系統中的“查找iPhone”應用程序(雖然蘋果更早推出“查找iPhone”應用,但Tile后來提供的功能,是蘋果最初所沒有的)。

這樣一來,對于iOS系統中的第三方應用來講,其推出的定位追蹤服務(這也是Tile的核心功能)在保護用戶隱私方面就存在不小的風險。相比之下,蘋果自身的定位追蹤功能就會讓人覺得相對安全。

蘋果推出的新技術,可以提高iPhone的追蹤能力,但卻完全沒有提及是否會開放給Tile或者其它開發者。對此,本報向蘋果方面提出詢問,但對方卻拒予置評。

一直以來,蘋果都能夠通過App Store獲取Tile用戶的全面信息,包括用戶基本情況、搜索歷史等等,但Tile卻完全無法獲取這些信息。

“我們一直能看到,蘋果利用其絕對的市場優勢,把我們逼向處于競爭劣勢的一端。”達魯說。

對此,蘋果卻義正辭嚴地稱,如果允許第三方應用追蹤獲取用戶定位等信息的話,會造成嚴重的隱私安全問題,并稱其一直致力于既保護用戶隱私,同時又為開發者提供最開放的環境,讓他們向消費者提供最實用的軟件及服務。

在本報獲取的一份蘋果回應反壟斷小組委員會的信件中,蘋果副總裁兼首席合規官凱爾·安迪爾(Kele Andeer)寫道,蘋果并沒有限制Tile等第三方應用追蹤用戶定位信息的能力,我們只不過是確保用戶這個事實罷了。

“從商業利益角度出發,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非常關心用戶的隱私安全保護。但對于使用智能手機的用戶而言,這卻是極其重要的話題。”安迪爾在信中寫道。

蘋果還告訴本報稱,其正在與感興趣的開發者合作,在應用中推出“始終允許”定位追蹤的功能,并且用戶在首次下載使用應用時,就能自行選擇開啟或關閉這項功能。

Tile也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開發者圈子中,因為蘋果經常抄襲第三方應用的核心功能,然后將這些功能更新至其操作系統中,業界人士甚至還用“sherlocking”這個術語來描述蘋果這種行為。

“Sherlocking”這個詞的原形“Sherlock(夏洛克·福爾摩斯)”,是之前Mac OS系統中的文件與網頁搜索工具,可以理解為Spotlight的前身。

早在本世紀初,當時就有一款適用于Mac OS X系統的第三方網頁搜索應用。這款應用可以讓用戶在無需打開瀏覽器的情況下,直接搜索互聯網上的各種信息,其應用名稱為“Watson(華生,譯者注:福爾摩斯的搭檔)”。

但沒想到的是,蘋果卻把Watson這款應用的功能照搬復制了過來,搖身一變成了自己的特色功能。而蘋果的這項功能,就是前述的“Sherlock”。

圖片來源:ScreenCrush

2006年,開發Watson這款應用的科技公司Karelia Software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回憶道,其曾經還針對蘋果2002年的“抄襲”,專門向蘋果時任首席執行官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抱怨過。

“我是這樣看待這個問題的。”喬布斯回應稱(據Karelia創始人丹·伍德(Dan Wood)轉述說),“你知道鐵軌沿線用于修鐵路的那些手搖車和供乘客上下列車的小型裝置吧?其實這些就是你們公司。但蘋果卻是擁有這條鐵軌的蒸汽火車。”

從反壟斷角度而言,這個隱喻簡直就是一個“自投羅網”式的完美答案。

19世紀末,美國境內鐵路系統的壟斷行為,可以直接影響并決定使用其軌道系統的公司的生死存亡。正是因為其壟斷行為,才引出了美國首部反壟斷法律。

另外一句出自喬布斯的經典語句也具有相關性。2006年,喬布斯在提到蘋果時,引述了西班牙畫家畢加索(Picasso)的名言稱,“能工摹其形,神匠竊其意(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對于竊取其它偉大的創意,我們從來沒有覺得是無恥之作。”蘋果高管事后試圖去解釋喬布斯引述的這句話。但無論怎樣,不可否認的是,如今iOS系統中的大多數功能,實際上最初的創意來源,都并非出自蘋果。

公平地說,在許多成功的企業中都能找到這種做法的身影。商業成功,除了取決于創新之外,還離不開市場營銷和執行等方面。

綜合回顧App Store的發展史,我們就會發現,存在許多從最開始并不起眼的無名應用發展成為“耀眼之星”的案例,但是到最后,蘋果就直接竊取整合了其特色功能,并直接掠奪了其本應享有的利潤。

Tile公司認為,其就屬于這種情況下的“受害者”。此外,開發者布利克斯(Blix)也認為,他也是“受害者之一”。布利克斯開發了一款名叫BlueMail的智能郵件應用,其亮點功能包括匿名登錄功能。

據布利克斯稱,蘋果新推出的“以蘋果賬戶登錄(Sign in With Apple)”功能,就是抄襲的他的創意。2019年6月,蘋果推出這項功能后的幾天,BlueMail就被蘋果強制從Mac App Store下架了。

對此,蘋果聲稱,此舉是出于安全原因,并且拒絕了布利克斯的再次上架申請。

“App Store有一套完整統一的指導方針及政策,并平等適用于所有開發者,這也是出于保護用戶而考慮的。”蘋果在一篇聲明中稱,“布利克斯希望取消我司對基本數據安全的保護,此舉只會導致用戶電腦遭惡意軟件感染的可能,從而進一步破壞其Mac電腦,危及他們的隱私安全。”

對于蘋果的答復,布利克斯決定以專利侵權提起對蘋果的訴訟。此外,他還在去年11月給蘋果CEO蒂姆·庫克(Tim Cook)寫了一封公開信,并通過推特推文號召并聯合其它“受害人”與其一道,參與到這場與蘋果的對決之中。

2020年2月,BlueMail恢復上架蘋果Mac App Store。然而,布利克斯卻稱,他不會就此撤訴。布利克斯的合伙人丹·沃奇(Dan Volach)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蘋果恢復BlueMail的上架,證明了站出來發聲的價值。

圖片來源:CNBC

既是“裁判”,又是“參賽者”

對于許多依靠App Store而謀生的開發者而言,站出來發聲,可能是一種冒險策略。

去年9月,月經周期跟蹤及計算器應用Clue的首席執行官伊達·提恩(Ida Tin)向《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透露稱,“能夠為你配送牛奶的供奶工只有一個的時候,你肯定不想惹惱對方。”

與此同時,蘋果也推出了適用于iOS系統的同類型月經周期追蹤功能,直接給Clue的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隨后,蘋果允許Clue以及其它同類型第三方應用通過其健康(HealthKit)應用讀取相關數據,至少為他們提供了一個與蘋果自帶功能公平競爭的機會。

正如蘋果表示稱,App Store就是要創造競爭的環境,讓消費者來做最終的選擇。

在本報獲取的那份呈交至眾議院反壟斷委員會的信件中,安迪爾還寫道,“自推出App Store以來,蘋果一直將公平競爭當作最佳方案(同時也允許其它應用與蘋果直接競爭),來幫助用戶體驗并使用最好的應用。在幾乎每一種類別中,都存在蘋果產品與第三方應用競爭的情況,而且相比之下第三方應用更加成功的案例也不知凡幾。”

據蘋果稱,如果蘋果拒絕第三方應用產品更新,甚至拒絕其上架的話,通常都是在考慮用戶利益的前提下而做出的決定。

當然,開發者也可以從中受益頗多。據蘋果稱,就App Store的營收而言,這些年來蘋果共計向第三方開發者返還支付了超過1200億美元的收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App Store的應用中,有84%都是免費應用(比如Instagram、Twitter,以及Pinterest等),因此蘋果也不會從中收取任何傭金。這些免費應用的主要收入方式靠的是廣告營收,而蘋果從中的獲益,最多只是讓其設備更加有用,更受用戶青睞。

與蘋果自家推出的功能與服務保持著競爭關系的第三方應用。圖片來源:Apple

因為其極簡設計風格,蘋果的確深受不少用戶的青睞。對于蘋果有能力在推出新系統時整合新的功能,也存在值得肯定的方面,哪怕這種做法的確會讓一部分第三方應用成為“受害者”。

比如,我們很難想象,假如用戶想要使用手機來手電筒時,卻只能打開App Store,通過搜索關鍵詞從一系列不知其名的手電筒應用中挑選并下載某款應用,同時還要考慮其安全性,以及有沒有廣告的可能性。

蘋果允許其它第三方應用讀取其無法獲取的數據信息,可能你會覺得這對蘋果不公平,但更加棘手的問題是,這些第三方應用能夠在多大程度上獲取多少數據信息。

你可能會覺得,更簡單的方案是,直接由用戶來決定。但這個方案,卻存在一定的復雜性,而且在不少iPhone用戶眼中,他們可能還會認為這是不合理的。此外,這個方案還必須假設每一位開發者都會尊重用戶隱私,但我們都知道,實際上也存在不少典型的反面案例。

但西西林在上個月的聽證會上提出一個問題,如果蘋果用這些理由來為自身行為辯護的話,實際上就是在面對其合法競爭對手的同時,故意通過這種手段來放大其自身產品及服務的優勢。

“我越來越擔心的是,蘋果會利用隱私問題來作為反壟斷調查的盾牌。”西西林說。

提到蘋果利用其自身優勢及權力竊取壓榨其它第三方應用,實際上照搬照抄只是冰山一角。在某些案例中,你甚至根本無法看到對第三方應用的任何益處,而最大的獲益者也總是蘋果自身。

來自瑞典的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Spotify,其推出的應用,是蘋果自家Apple Music的競爭產品。

去年,Spotify在歐盟正式對蘋果提起訴訟,控訴其壟斷行為。此外,Spotify還上線了一個獨立域名網站“Time to Play Fair(是時候公平競爭了)”,圖文并茂地羅列了蘋果的不公平競爭之舉。

此外,Spotify還稱,蘋果多次拒絕或者故意拖延同意其產品更新的申請,在熱推其Apple Music的同時,惡意打壓并人為破壞Spotify的產品質量。

“他們總是給自己極其不公平的優勢。”Spotify首席執行官丹尼爾·艾克(Daniel Ek)寫道。

艾克說,在App Store中,蘋果既是“裁判”,又是“參賽者”。在沃倫提出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呼吁時,她也用了這個隱喻(不過,沃倫最初并沒有呼吁拆分蘋果。但在后來的采訪中,她又補充稱,蘋果也應該被拆分)。

對此,蘋果在官網回應稱,App Store自首推以來,對用戶,甚至是開發者,都帶來了巨大的好處,“自App Store推出以來,整個行業都圍繞應用設計與開發為中心。為此,我們在美國境內帶動并增加了超過1.5萬個工作機會,在歐洲帶動并增加了超過1.57萬個工作機會。”

盡管如此,我們還是能發現,蘋果的行為引起了越來越多的不滿。

2月13日,谷歌旗下的流媒體應用YouTube TV帶頭發起了對蘋果的“抗議”,其宣稱,將不再提供通過iOS客戶端注冊新賬號的功能,并且自2020年3月13日起,還將取消通過iOS系統應用內的訂閱服務(除非直接通過谷歌設備在應用內繼續訂閱有關服務)。

這樣看來,還真的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在Android設備上,如果使用Google Play Store應用商店購買產品及服務,谷歌同樣要收取開發者30%的傭金。

就在同一時期,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行的一場游戲論壇中,被稱為“虛幻引擎之父”、《堡壘之夜》(Fortnite)開發商Epic Games游戲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姆·斯維尼(Tim Sweeney),公開批評了蘋果和谷歌兩家公司。

斯維尼稱,這兩家公司不僅收取高額的傭金,甚至還想方設法阻撓用戶使用其他的應用商店,比如其自己開發的Epic Games Store游戲商店,它僅向開發者收取12%的傭金。

斯維尼說,在游戲與應用開發領域,“供應鏈中的一些參與者,逐漸積累并掌握了過度的權力,但他們根本算不上這個領域的核心。”

絕大多數開發者,要么不可能發展到這種規模,要么也不可能擁有這些巨頭那么多的資源。

在Tile公司參與作證的那場眾議院反壟斷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上,項目管理軟件Basecamp的聯合創始人大衛·漢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公開譴責了蘋果的條款及付款政策給一般開發者帶來的影響。

Basecamp也是眾多鼓勵用戶通過非iOS客戶端渠道注冊并訂閱使用其產品及服務的公司之一。其這種做法,卻招來了蘋果發起的多次應用審核。“這對用戶而言,是一種極差的體驗。”漢森說。

有時候,科技公司并不會理會外界對他們的批評。其稱,那些人根本不懂這個行業。

然而,在科羅拉多舉行的那場聽證會上,其中四個核心證人,即Tile、Basecamp、Sonos以及PopSockets四家公司,都是科技行業中比較出色的初創公司。

其中,特別是Basecamp的聯合創始人漢森,其還是計算機程序語言領域的傳奇人物,使用Ruby語言寫的開源Web應用框架就出自漢森之手。

通過那場聽證會,在場的立法者都覺得作證方的證詞非常有說服力,其中一部分證詞甚至令人瞠目結舌。

雖然這場聽證會是由民主黨派人士召集的,但科羅拉多州共和黨眾議員肯·巴克(Ken Buck)卻同樣對蘋果的行為感到失望,并且也計劃通過潛在的補救措施來完善目前的情況。“我相信大家都能看清的是,市場中的確存在權力濫用行為,應該及時采取行動來制止這些行為。”巴克說。

對于巴克的回應,漢森表示非常欣賞。“就目前而言,應該采取哪些針對性的行動,還沒有達成普遍認可的共識。但目前大家能夠對同一個問題提出了相同看法,這已經是非常不錯的結果了。”漢森稱。

譯者:俊一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參與評論
登錄后才能參與討論哦...
后參與討論
提交評論0/1000

請回復有價值的信息,無意義的評論將很快被刪除,賬號將被禁止發言。

文章提及的項目

極簡設計

下一篇

此次疫情對于中小企業的打擊重大,很多企業頑強自救但大多杯水車薪。他們中85%的企業,撐不過3個月,員工薪資和五險一金是成本支出的大頭,其次是租金。即將面對生存挑戰:人員缺位、供應時常、資金吃緊。 36kr 企業幫助企業創新幫助創新 戰“疫”之下希望幫助大家做鏈接做橋梁 36氪暖冬計劃解中小企業燃眉之急 饑寒交迫,“氪”不容緩,36氪與您攜手,共度難關

2020-03-02

36氪APP讓一部分人先看到未來
36氪
鯨準
氪空間

為你推送和解讀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創投資訊

一級市場金融信息和系統服務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優秀的創業者,項目融資率接近97%,領跑行業

竞博首页